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走過歲月的那條河




走在歲月裏

一步一個的腳印

觸碰著往日的痕跡

塵埃升

舊夢起

一幕一個的尋覓

尋不見夢裏的那條河

卻現了歲月的一場雨

一滴一滴的滑落

濺落了塵埃

匯入了心底

成了一條潺潺流沙的河

——題記

在這個金秋的十月,我帶著秋思的寄語,回到了魂牽夢繞的故鄉。免不了去走一走那曾經熟悉的田間小道,去看一看那熟悉而陌生的文件櫃影子,重拾一下舊日的美好時光。

雖已秋風起,綠意並沒漸去,空地裏的野花還開得正是妖豔,不時招來一蜂一蝶,為之傾慕,為之狂舞。蝶舞蜂飛中,牽絆著舊日的痕跡。那時,年少的我們,絕不會放過這個找樂子的機會。幾個人找來手套,外加一個塑膠袋,見哪個貪吃的傢伙,甭管它是蜜蜂還是野蜂,一把將其罩住,然後縮小袋子抓緊,卸掉它的針和翅膀,一塊逗著玩。偶有不小心中標的時候,就用童子尿淋,這是大人告訴的方法,別說還有點靈。

田裏的稻穀已經收割完,只剩下露出田裏的小段秸稈,守候著這個秋季的最後一抹餘黃。這時節正是抓泥鰍和黃鱔的好時機,約上幾個夥伴,拿個小桶,分散在田裏仔細的搜尋,看到泥裏有洞,就使勁挖。泥鰍一般鑽得淺,挖一下就挖到了,黃鱔洞比較深,往往要挖得比較寬大,才能將其捕獲。忙活了半天,也算有飽餐一頓的裝修後清潔收穫,拿回家用油一炸,再用辣椒爆炒,倍兒香,幾個傢伙吃得不亦樂乎,連骨帶肉一併吃完,也算小打一次牙祭了。

那條彎彎的小河,在數次的洪水過後,似乎消瘦了許多,一改往日的湍湍急流,變得溫順而潺潺了。在知了梵唱的時節,這裏常是我們抓魚摸蟹的好地方,但不是游水的好去處。在這裏魚是很難抓到的,一般也就在石頭底,或是泥洞裏抓幾只老幼不齊的河蟹,還不時被它們鋒利的蟹鉗給揉虐幾下,但還是樂此不疲的沉迷其中。

河邊的那棵楊柳比多年前壯實了不少,不知道樹上那刀刻的印跡是否依舊在。那些年,我們幾個時常爬在樹丫上吹牛,談論著那些青春裏的萌動,用刀刻著某某與某某的名字,哼唱著小虎隊那一首首百聽不厭百唱不煩的歌曲,合著蟬鳴鳥叫的伴奏樂章,渡過著那快樂而純真的年少輕狂。

那棟老舊的紅磚房,孤獨的坐立在田野裏,或許孤獨的感覺他早已淡忘。打小從我看到他的第一眼起,門就是鎖著的。我們幾個每次去那玩,免不了都會心生好奇,爬上窗戶去窺一窺裏面的情況,而每次看到的仍舊是那些破舊的農具。聽老人講,這房子是以前生產隊用來存放農具肥料的,每天日出上工,人們就到此領農具,日落收工就把農具放回來,如今這裏早已失去了當年的熱鬧景象,變得異常的冷清。那段大躍進的歷史,那段火紅的nu skin 如新歲月,我們沒有經歷過,沒有太多的印象和感觸。而這棟老房子,卻伴隨著我們成長,更貼切的說,是看著我們長大,對他我有一種如是長輩的敬意。

此次故地重遊,不免又圍著他轉了一圈,大門依舊鎖著,鎖已經生銹。那斑駁帶著青苔的磚牆,用手剝落一塊,一股熟悉的味道縈繞而起,那些永久鐫刻的畫面不由影上腦海。童年的發小,快樂的往事,一幕一幕的翻過,伴生著一股一股的感觸在心裏澎湧,欲將要噴之而出。離開家鄉,轉眼已是十數載,那田,那樹,那河水,還有那棟老舊的紅磚房,依舊樹立在那裏;而他們,那些兒時的玩伴,那些快樂的往事,你想或不想,都已裝進了記憶的海洋,沒了往日的蹤影。是夢非夢間,物是人已非,不由一聲感歎上心頭。

我呆愣的望著他,他慈目的望著我,彼此靜默著,好似在述說,述說著走過的那條路,還有那條河……
PR

醉飲三杯,不歸


那年鏡湖西畔我見到六分春色,塵土兩分,流水一分,佳人笑三分。於此萬物皆不入我眼。

輕燃水沉香,縷縷暗香縈繞。你半倚貴妃椅上,兩峰黛眉間淡淡一抹朱砂痕,嘴角噙著濃濃笑意,笑問曰:“何事?”見你慵懶嬌豔模樣,心中微微一動,面上卻平靜如水:“帶你走。”抬頭與你美目相視,你那玉手執著青瓷杯,抿一口碧螺春,美眸中笑意更甚,卻流露出一絲了然的悲哀之情。

“如何走?我早已廢了你也是知道的提升鼻樑吧......”口吻是不容置疑的拒絕,聲線卻又是因隱藏著深痛而顫抖。我默然不語,緊握的指節泛著青白色:“......我定是會帶你走的。”

“請不要胡言亂語,你還不夠強大。”

只輕輕一句話,你便斷了我所有後路。你青絲滑落,羅衫半掩著如玉的酮體,你隱在紅色錦帳之後。

那時朱樓之上我聽到夏聲三曲。贊月鈴一曲,聽月弦一曲。佳人唱一曲。於此紅塵間紛紛聲音不再入我耳。

你懷抱琵琶低低吟唱道:“倚袖憐,倉促醉。再逢知之否?鬢白兩蒼茫,青梅竹馬,胭脂化塵,良人何在?停船小泊,古寺夜鐘,曉風殘月。今君在,情似舊。是身留?是心留?心若留時,何事鎖眉頭?邀月齊醉,三人影成舞。身安處,且開眉一笑。待明朝好相忘。 ”不覺將全部注意力全都轉移到你的身上,你身著紅色薄紗衣,飄渺虛無,若有若無地撩撥著我全數情絲。揚起尖尖的下頜,姣好的嘴唇淡淡地暈了一層嫣紅。我擎著酒杯頓在那兒,上好的美酒比不上你的男士美容驚鴻一瞥。你笑問曰:“奴家可美?”愣了愣,隨即勾起一絲笑容:“只一眼,便覺得恍若天仙。再細看,是比天仙更加動人。”

你端起酒杯,向我敬三杯:“恕奴家先行告退。”望著你婀娜多姿的紅色身影消失於珠簾之後,心中竟滿是遺憾之情。

“贖你出去可好?”

“奴家在這兒多謝公子。知識與姐妹們感情深厚,實在是不願分開了。”

“那好,等哪日想出去了,找我就好。”

在家中苦苦等候,我手執狼毫筆,滿腔情愫卻無處可泄,那一日日心中抒發不出的積鬱,待家丁轉告我你已投井自盡時,心中便一下空了。他們勸慰著說讓我忘記,可他們又怎麼瞭解,忘了忘了,心便亡了。

盯著你在這世上留給我的最後一封也是唯一一封的信件,眼窩乾枯發澀。

你言:“自殘多情汙梵行,入山又恐誤傾城。世間安有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字跡秀麗的紙上淚痕斑斑。分不清是你最後一滴淚還是我早已流盡的心殤。

我在輪回路上瞥見冬顏三朵。一朵永不融化的六角雪花,一朵只開一時的冰山雪蓮,另一朵是你腮邊精緻酒窩。於此世間過客匆匆皆不入我心。

你舉著一朵銀蓮,素衣如嵐,在滿是紅色遍及的河岸上笑容天真無暇,宛如秋水一般的眼瞳清澈無比。嘴角的酒窩溫柔地仿佛可以擠出水來。於心不忍似地,將你帶到孟婆前。你扯扯我衣角,笑曰:“我還有千年。”

你的三魂七魄還沒有集齊,所以你純真如孩童。孟婆道:“飲下這蠱孟婆,了斷前世千萬情緣,斬斷前世千萬情絲。”我答:“只飲三杯解憂酒。”

飲一杯,解你罐中九百九十九粒相思紅豆,解你心中理不清的千千結。你再不會佇立白梅樹下,雪落滿肩頭。

飲二杯,解你桌上三百三十三顆琉璃彩珠,解你手上隱不去的淡疤痕。你再不會夜挑大紅燈籠,等良人歸來。

飲三杯,解我心裏一百一十一段愛恨情仇,解我身上淡不下的血腥味。我再不會手擎堅戈長劍,立於屍山上。

我在心中為你保留最後一塊淨土。那是我唯一能給予你的溫柔純淨。

你我錯失彼此生生世世,上一世,匕首刺進你胸膛,血染紅我世界的韓國 謢膚品最後一幕,自此我只存在於黑白之間,遊走於生死之間;這一世,鶴頂紅混進我酒杯,望見你華髮挽成靈蛇髻,雖笑猶哭,伸手拂去你玉脂上的一顆初春乍融的雪珠,低聲笑道:“我自願的。”下一世,你我拔劍相向,開刃寶劍抵在肌膚上,是透徹心底的冰冷刺骨,我在你的眼裏看到決然,被風吹起的墨色長髮遮住我的視線,緩緩地闔上眼睛,抽回自己的劍,毫不猶豫地對準自己的心窩,我怎麼會讓你為難?意料之中的劇痛,咬牙睜開眼,卻看到同樣的一幕,真是愚蠢啊。兩人苦澀而又甜蜜地一笑,血跡斑斑的手拼勁最後一絲力氣,十指交纏,分開,又緊緊地交握在一起,仿佛想要把對方融進自己餘下的生命中。鮮血染透身下的土地。

我們是彼此的不歸,又是彼此的最終歸宿。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擁有你,無謂與天下為敵,翻轉天地乾坤間。

“為我,顛倒黑白,傾覆天下,可願否?”

“願。”

碰觸的美好


而每次離家,坐在班車上心裏都會有一種澀澀的感覺,這感覺有對未知的迷茫,對付出的期待,還有就是對生活深深的無奈。人生沒有一帆風順,再大的香港如新苦難與心傷,只會讓我成長的更快。慢慢地我會找到屬於自己的那一份精彩與未來。告別昨天,迎接明天,我也會擁有自己的燦爛人生。


我帶著我最愛的那片葉子,欣賞一路的風景。終於在某個清晨我們到達了那邊,在晨光中我們微笑著感受陌生所帶來的新鮮。走過一段路,看完一段風景,該啟程向另一個目的地出發,我相信那裏風景會更美。我更願意用一顆感恩的心來感受,感受山給我帶來的親切感和她的博大。

在生命的征途上,不要在乎鮮花與笑臉,只要我們的每一瞬間都盡力去做,儘量做的更好,那麼我們這些平凡的人也就擁有了精彩,這些精彩便組成了不平凡的人生。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裏都住著一座山,翻越這座山之後就能到達理想的彼岸。可是面對重重高山和懸崖峭壁是,是否每一個人都會毅然地去接受它、戰勝它。如果每個人都一味的追求和只看到山的香港如新那邊有美麗的風景,那我只能說即便你可以到達山的那邊,可到了又會怎樣呢?

也許你永遠都渡不過那片海,最後只能掉在海裏。山的兩邊就是兩種不同的心態,一種是成功過程中的努力;一種是成功後的自信。其實在生活中我們更注重的是一個過程,而不是成功之後的華麗浮誇!就像在山的那邊,“平原”是我們的人生,而“高峰”就是自己的理想。我想不管自己最後能否到達理想的最高峰,只要你有努力付出過,山的那邊遲早會有你的一片海,一個成功的領域!前面的路已經走過,我體會到那裏佈滿荊棘,我摔過、也被劃傷過。發現的那一處風景卻也是美,只是美的太過哀惋與淒涼。對於堅強的信念,艱辛也是一道絢麗的風光。其實,真正可怕的不是荊棘,而是喪失了信念,對自己的放棄。

帶著美麗的理想,帶著遠征的行裝,林中的風景讓你賞心悅目,信心劇增。走過了陽光,走過了樹林。山的那邊是風和日麗,曲徑通幽?還是急風殘月,河邊斷橋?你無從知曉。或許,天間暫態雷鳴電閃,沒了伸延的小路,也沒有了遮雨的布傘,茫茫的香港如新荒野只是泥濘與黑暗。

我的眼淚陪我過夜


是在不經意的時候,回眸遠眺,看著一路走來時瑪姬美容集團呃錢的腳步,有苦,有甜,有笑,有淚。在走走停停之後,放慢了匆忙的腳步,感受那一路走來的彌足珍貴,回頭的時候,終於發現,在人生的拐角處,逗留了一份情,這份情,曾溫暖了生命。

來到世界上就是不斷擁有又不斷失去,錯過了就成了永恆的怨。我像一個頑皮的孩子,走在回憶的沙灘上,拾起記憶的貝,一枚一枚的珍藏起來。我想瑪姬美容集團呃錢就把我對你的愛像貝殼一樣永遠珍藏起來把它留在記憶的深處。

不知道是我走得太快還是你走的太慢,就這樣我就錯過了你的世界,從一個世界到另一個世界,很近卻很難忘記。不知道為什麼愛一個人那麼簡單想要遺忘卻那麼難,都說時間是癒合情感傷口最好的良藥,為什麼時間還是不能讓我忘記你?為什麼你一次次瑪姬美容集團呃錢從記憶裏跳出來抱緊我,緊得我喘不過氣來,每次都在夢魘中醒來,卻發現一切都成了過往,無能為力的我只能眼看我們漸行漸遠。徒留往事在心間,難道我們最後的結局是彼此遺忘嗎?

謝謝曾經的你,給了我最幸福的關懷。從別後,長懷念,真情猶似在。淺淺的酒杯,又怎能讓我睡下。狠狠的抽著手中的香煙,寂寞在心頭輕輕的繞。微風吹,明月皎,關懷不曾走。常常想念,那些披著幸福的往事,你開心的笑容,你低聲的呢喃,似僱傭有若無的就這麼在心頭走老走去。其實,很不舍的遠行,其實很貪戀那種幸福的時刻,只是,感情就像是握在手裏的沙,慢慢的,順著指縫溜走了。其實沒有誰對誰錯,愛過了,珍惜了,幸福了,開心了,遺憾也就不復存在了!

謝謝曾經的你,給了我想念的理由。寂寞處,有淚流,皆因思念太苦。人不在,繁華走,真情心中駐。念佳人情,思佳人意,來生能否再相見?寂寞的時候會流淚,流淚的時候,才知道,不曾恨你的決絕,卻愛你更深。曾發誓帶著你的腳步走遍天涯海角,曾努力牽你的手要和你走過千山萬水。在我決定隨著你遠走的時候,你還是掙脫了我拉著你的手,任憑我在自己的世界絕望的呼喚。

愛情裏,我百轉千回的尋找,卻發現沒有任何人能代替你,來驅走你在我心底的烙印,這份愛情,已根深蒂固的老在我生命的航班上,無法驅逐,無法逃離。還是接受吧,也許有一天,你的影子會走,也許將永生烙印在我的記憶裏。我不曾恨你,只是在某一個醒來的清晨裏,狠狠的想你,想你,再想你……

再見,再不見。已回不到從前,只是會記得,曾經有一段情,真的真的溫暖過生命!就這樣我想把你最後留下的這些寫成紀念,我們一起的紀念。

無緣之情終生落

因為緣分讓我在這座美麗的城市遇見你,因為天真讓我在這座美麗的城市喜歡你,因為真心讓我在這座城市等待你,因為時間讓我在這座城市記住你,因為心痛lg optimus 手機保護套讓我在這座城市想起你……

我感謝上天讓我遇到如此美麗動人的你,雖然你從來沒有在意過我的存在,從來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從而拒絕過我的告白,但我這顆真摯的心卻從沒有改變,為了可以等到而得到美麗的你,我從而也改變了許許多多,就讓我的朋友都對我感到陌生,不管我變的怎樣,只要是為了你而改變的,對一切都無怨無悔…

但是你知道我在等待的旅途中受過多少傷嗎?我的真脫毛方法心你真正瞭解多少?我為你做的一切你會明白嗎?對,你不知道你也不 明白,你只知道給我傷痛!

難道自己越想努力去得到一個心愛人就註定失去的植髮失敗越多嗎?難道自己為你而做的一切都是癡心妄想嗎?難道命運就不能安排我們在一起嗎?

自從被拒絕後,時間流逝,過了好久了,關心好像也淡香港交友約會化了,沒有常聊天,沒有常歡笑,好似形同陌路般,你以為我的內心世界裏就真的形同陌路嗎?我每天幾乎都要進入你的空間看你更新動態,然後再在訪客裏把自己刪除…看你的QQ線上不是不想找你聊天,只是怕打擾你,你以為我真的不在乎了嗎?以為我真的覺得無所謂了嗎?我只是默默的關注罷了,無聲無息讓你毫無察覺!

其實也有時候我好像記憶消失,把關於你的一切全部忘掉,可是根本不可能,你已經紮根很深很深,我該怎麼辦?

現在感覺就順其自然吧,我還是做我自己,你還是你自己,不必干涉彼此的幸福。

因為愛你,所以才放棄;因為愛你,所以才祝福你,因為愛你,所以才不打擾你……

無緣之愛終成空,無緣之情終生落。你我註定有友誼的緣分,卻沒有愛情的緣分,難過的是連友誼的緣分也逐漸消失磨滅了……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