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煙遇江,嵐出岫,從此春風桌輕舟


煙遇江,嵐出岫,從此春風桌輕舟

浮生若夢,人皆過客,是是非非總成空,只影樽前,君不見,暗礁雖在浪如昨。

病休半年,住院歸來,恍若隔世立,物是人非昨。笑臉如霧,言語纏沙。每壹聲問好都似壹堵墻,看著灑滿陽光,實則透著冰涼,讓人心堵如麻無所適從。

我在風裏微笑,把自己當成壹粒誤入水中的小殞石,假裝看不見那些微波如練的漣漪,只領略壹層又壹層的涼意,直至湖底。

工作壹如從前繁重,身體不受,前去請辭壹些任務,領導微微頷首,默然不語。我轉身離去,那壹刻,我懂了,並不是所有的理由都可以有義正嚴辭的結局。

腰椎疼時,我默立講臺。頸椎痛時,我默然不語。累了,尚有弟子遞來坐椅。涼了,卻有哪壹種陽光可以穿透這層厚厚的窗?

其實我也知道,這不能怨誰,生命不過是山水壹程,沒有誰會壹直陪妳,陪妳壹直沮喪。

壹直以來,我只想做壹個簡單的人,活著,只為心存向往,向往大漠孤煙直,向往青衫磊落行。卻不曾想,再便捷的輕舟,也有擱淺的時侯。

心生荒蕪,半年不登,再回來,兩鬢染霜,微塵滿面,青春華文漸行漸遠。壹遍又壹遍地研讀從前的文字,只會心痛,慢慢地習慣了壹人走在路上。卻驀然發現,空間裏好似多了許多陌生的朋友,雖然我們都素未謀面,卻心有文字通靈犀。貼心的語言,真誠的問侯,讓身心疲憊的我再次感到如沐春風。

是的,我們不能改變水的模樣,卻可以換壹種裝水的心情。為什麽壹定要讓心為眼前的磕磕絆絆而困居壹隅?就像文字遇到秋天,有的似秋風蕭瑟,有的何嘗不像秋陽火燙?

也許,有些東西壹直都在,步履匆匆的我們卻視而不見。當妳停步回眸,卻訝然它的執著,這時,妳會珍惜,它才是妳尋覓千度的所在。

感謝所有的朋友,認識或不認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有緣,有緣相信,文字,它也有秋天,有收獲的季節。

感謝所有的文字,陪伴我走過人生的這壹節,也許會有才盡情枯,思緒困窘的時候,但我始終會記得,我在文字裏俘獲了快樂。

鬢微霜,又何妨?生老病苦是人間最簡單的平常,只要有心,漫漫壹生終會收藏到壹季陽光。

壹如煙遇江,彌漫輕狂,

壹如嵐出岫,無慮無憂。

從此任由春風桌輕舟,萬傾波中得自由。
PR

生命中,那些無量的悲欣與恩慈


七月的時光,別過壹支蓮的高潔,遇見壹亭荷的清麗,歲月靜好,光陰馨暖,花開花落皆感生命的寬宏與恩慈.......

——題記

生命中,承載著無量的恩澤,湧漾著不動聲色的悲欣。歲月枯榮,光陰始終深情,那些流水記憶的笑靨,那些花事荼蘼的雪纖瘦黑店錯落,以心的虔誠,溫柔懷念。人生裏程,路過風景萬千,不曾風逝的過往雲煙,層疊出最真的情感;流年裏如詩如歌的寫意,蘸滿心韻的幽香。回眸生暖的眷念,穿越季風無涯的荒涼,安落於當下靜寧的心懷;壹份執手無語的溫良,蟄伏於壹城風月,真誠而平淡地將彼此守候。

也許,妳曾經人生夢想裏的那個主角,最終會成為妳生命中的匆匆過客;也許,妳的有緣人,就在妳舉眉可見的地方,恍然壹視,似曾相識的欣喜重逢。如今想來,緣分的長度和情感的厚度,永遠要以時間來度量。真心可見,日月同行,那些走散的,想來也並不是屬於妳的,只是水流風歌的悠悠途徑罷了。唯有陪到最後的,才是妳值得珍惜的,才是妳生命中的良人。

晚空弟說:淡然花開落,苦樂皆收獲!聽此話,驀然感觸深深,那是壹種閱盡滄桑的豁達思想,那是壹份歷經悲歡的坦蕩胸懷。遇見了,就珍惜,分離了,就祝福;來來往往的緣,都是命運的恩賜。有些事,即便無法擁有壹個自己想要的圓滿,然而努力不懈的追從過程,也恰恰是欣然所在,也正是其意義使然。有此領悟,還有什麽不能坦然面對的呢!

煙火人間,光陰如水,尚有壹些無法辨明的是非,早已看得如煙輕薄,不再孜孜追問。塵世無常,壹些人與事,也許沒有自己想象的那般美好,原本想要的簡單,擋不住淩亂復雜的人心侵擾。很多時候,越感覺純美的東西,越容易敗落,越容易讓人失望。那些必然的改變和遺失,無需太過在意,妳只需做最好的自己,對自己足夠好,便可以了。

自那遙遠的天邊,悠悠飄來壹片雲,勾起內心無盡的雪纖瘦黑店思念。壹處無法抵達的遐遠,住著夢裏落花繽紛的盛美,壹世壹生,無限流連。也許,舊念不忘,往事難舍,只是自己對自己的壹種安心交待,亦是壹種別無選擇的穩妥吧!此後余生裏,只想為壹個人寫詩,為壹個人守心,坦蕩地愛,清白地亭立。在他心裏,我依然是那壹朵為他獨壹妖嬈綻放的花。

人生之海,看似波瀾不驚的表相,也許波濤暗湧,也許動蕩不安。生命的旅途,壹路所遇,歡喜,憂傷,始料不及地匆促;初遇的淡淡美好中,誰都不會想到結局是悲涼還是圓滿。無緣久長、情已淡涼的人,委婉而無憂地道別離,只期,隨風流失,永不再見。有那麽壹份緣,化風化雨,化輕煙散去,握不住壹絲余暖;飄飄,無影無跡,仿佛從來不曾來過。

漫長命途,風雨中輾轉而來,終於明白,聚散離合的故事,原來是尋常。幾番世事的跌宕、淘洗後,依然保存著壹份最初的純真和向往。壹顆不染塵的心,微笑著回應種種悲歡際遇,看重的真誠,珍惜的平白,最終已擁有,不再有遺嘆。春暖夏涼,都是妳給的欣然,夢裏夢外,都是妳翩然俊逸的影子。

壹直以為,自己足夠理智和淡漠,然而,壹程程涼薄的光陰裏,淚水盈盈的感動中,終於明白,自己並非薄情之人。壹次次的分離與重逢,難舍難棄,難斷難了,確是內心尚存的情意作祟。意念苦苦糾纏,如何都不肯放過自己,最終執拗不過自己的心,於是選擇了臣服。

那些被揮霍的年華,被浪費的光陰,穿雲破霧之後,身邊還有值得珍惜的人,壹切便都來得及。關於壹些深情厚意,既然找不到足夠的雪纖瘦黑店理由接受,那麽,就留壹些念想的美好,以壹種含蓄的方式,讓它持久溫暖靜美吧!用溫柔記憶灌脈心川,讓它細水流長吧!如此,便是最妥貼的安放。

有人說,心太軟的人快樂是不容易的,別人傷害他或他傷害別人都會讓他在心裏病壹場。想想,的確很有道理,曾經那些讓妳心痛的日子,我也同樣的感覺煎熬。即便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依然不快樂。還是做個慈悲的人吧,懂得感恩,懂得心疼,也許最後傷的是自己,但至少心安;心安,才是快樂的根源。

心境暗轉於滄海桑田的變幻,不憂慮,不迷離。不再信服煙花流星的傳言,不再帶著情緒與時光對話;人生的際遇告訴自己:日月更叠乃必然,花開葉落皆自然。理解單純善意的謊言,相信歲月慈悲且溫柔。壹顆心,尚可安穩地塵埃落定,亦是壹種穿越浮華後的高尚境界。宿命的編排中,可以灑脫抽身,歲月的福祉裏,安享妳的寵溺,滿心滿面蕩漾著幸福如花的甜美。

因了性情的平穩,總是胸懷中的淡漠多於熱烈。習慣了清風淡月的境遇,習慣了隨遇而安的處世,褪盡浮華的心岸邊,願與光陰握手言和,溫婉相歡。寧靜夏日,賞壹種花開的素凈安然,品壹朵靜荷的心性高雅;從容,無悔,壹切的經歷,了然輕落於情懷。可以捕捉的舊念,有暖意,有塵香;時間默守著秩序,清歡纏繞著心緒,此去安暖的歲月,無比馨美而冗長。

妳說,喜歡壹個人,她的缺點是妳不需要也看不到的,愛壹個人,她的壹個優點就能讓妳喜歡她的全部。我從來都知道,自己在妳心裏的完好和珍貴,我更知道,那是妳對我的包容與嬌寵。我承認,自己確實是被妳寵的不像話,然而,妳卻在我任性與調皮的日子中,過的有滋有味。我也欣喜於此,篤情向往妳說的壹輩子。

光陰下的流浪生涯,穿過冷暖,穿過四季,當下的自己,心懷充滿了安定的溫情。深切感知、感念:壹些幽涼經歷之後,才有這夏花之期的馨暖。年華不曾辜負,記得生命裏那些無量悲欣的故事,感恩歲月中無量的厚愛與恩慈。

七月的心苑,聽雨落蓮葉的歡歌,嗅風過庭前的荷香。此際的安怡與素凈,都是光陰沈澱的美好......

第二次表白



如果,世間真有壹見鐘情,我想我碰到了。沒有任何的原因,就這樣突兀的闖入了我的心裏,那是心跳扭捏語無倫次,那是壹種充滿陽光的甜蜜。

我嘗試著接近了解,嘗試著各種各樣的表現,只為了在妳心中留下哪怕壹點點印象。我會莫名的傻笑,莫名的手舞足蹈,卻是我自己都不曾註意到的。妳笑了,我會開心壹整天,妳哭了,我就覺得世界在跟我作對。我在關註著妳的壹切壹切,能夠了解到妳的生活,是我最大的驕傲,也是最幸福的事情。後來,我開始時感謝上蒼,讓我這輩子唯壹壹次的心動,就遇到了我內心的期望。

妳很優秀,所以我拼命地去追趕妳。妳很堅強,但我想妳更需要壹個踏實的肩膀。我時常的幻想,幻想我們並肩走在大街上。天熱了,我給妳買水喝,天冷了,就給妳披上我的衣裳。妳說過,想要平靜而充實的生活,但要建立在轟轟烈烈的事業上,所以我也確定了我的理想,給妳壹個想要的天堂。每每看到妳滿足的笑容,我的心裏就充滿激蕩。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明天,燦爛的輝煌。

漸漸地,我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渴望。我想告訴妳,告訴妳我是多麽的在意妳,喜歡妳。

告訴妳我多想讓妳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我喝了酒,很多很多,因為激動,我將要邁出的那壹步。因為害怕,我會失去努力構造的天堂。

後來,我又喝了很多酒。坐在向妳表白的臺階上,內心的火熱已經冰涼。曾經的努力,內心的幻想,壹瞬間暗淡無光。只剩蕭瑟的夜風,吹幹著眼角的淚光。看著被路燈拉長的影子,我疼惜的安撫著。或許是我做的不夠好,或許是只是她的羞於啟口,或許…

突然間就覺得心難受得緊,不知該如何發泄,指甲竟然刺進了掌心裏,我卻不覺得疼。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很長很長。迎著天邊微白的魚肚,拖著麻木的身體,看著快要升起的朝陽,我努力的擠出壹絲微笑。我在想,只要太陽還會升起,妳壹定會被這炙熱所感動,妳壹定會再次照亮我留給妳的黑暗

我相信著,我堅定地相信著。伸開手掌,就能夠抓住清晨第壹縷陽光讓我給妳妳想要的天堂。

愛,需要時間來縫合!


我象落葉壹樣的棄逃,象瑟縮的雨在哭,就象壹夜之間把骨骼瑟在泥水裏,那疼痛在壹層壹層的泛濫,我真想努力地挺起倔強的腿骨,可是那軟和的愛叫我無力那樣,我就象在軟韌和堅硬中挺拔,但還是無奏效。我驚沐自己的懦弱,想學會迎著雨水出門那是不可能的,看到外面瓢潑大雨,連邁出的腳步都無能為力。

其實,對於愛,我就象在夜晚發現了它們,它們都象滿山遍野的撲來,把我造得措手不及,還沒有來得急解釋,就被駕馭。就象身體內蠢蠢欲動的文字,在靜寂中打開,我看到夜裏激情動顫的美,就象掛在對面的墻上,在星光的照射下,象在壹張張開闔,就象眼簾裏漏出的夢,被那激情的美麗帶走。身體在呼吸,蟲鳴在驚叫,整個傍晚都屬於它們的領地,我無能為力被它們折服,象壹切都歸屬它們所有。

我還像在初夜的夢裏,夢到許多妳美麗的蝴蝶,起初是壹只,兩只,可到後來就是壹群,壹片,我愛得抓不過來,就象我的周身都被美麗的蝴蝶包圍,那虛幻飛翔的美,就象糾纏在我的夢裏,我無法逃脫,更無法躲閃,只有任憑它們那些蝴蝶在我的身上飛來飛去,此時就象跌巖起伏的象我奔來,就象圈定在我的身體上,我無法解決掉這些愛的麻醉。

我真想在那愛的窒息裏活過來,就象雨水讓壹些事物活過來壹樣,我又壹次有了信心。就象在夜裏又聽到壹次蛙鳴的鳴叫,我就象帶著泥土的濕潤,帶著泥土的芳香,走向妳的池塘和美麗的田野,就象壹片片莊稼站起來,在迎接我美麗的到來。在時間越過門檻的剎那,我駐足了壹會,就象看到土地的乳香在飄蕩,我象被醉倒似的,撲入門裏,就象愛在迎我入懷,我陶醉在幸福美醉之中。

回憶是難免的,就象在某年某月的壹個笑容,永遠銘刻在我的心裏。就象時間在鏡子裏流動,那款動的美,在透明中梳洗,壹喚壹夢的感觸,會使妳受寵若驚,妳在此時就會發現美的同時還有純凈。風在不時的吹來,靈魂象在依次的進入,就象我夢裏舞動的事物,在靜止中活過來,我在飛翔的夢中,把相思的鏡子兌現。

我象在背對妳而立,在唱美人如玉。就象我迎面開出壹朵朵美麗的桃花,把美麗的紅伸向我的夢裏。我就象在劍拔弩張的想,把美麗的血融入到那面鏡子裏,我象在鏡子裏為妳照射,就象紅紅的風信子,在午時三刻進入妳的領地,在妳美麗的軀體裏飛翔。

那年妳的桃花好美,也很稠密。就象那幹凈綠的麥苗,在妳杏黃衫子的飄浮下是那麽的美麗。我壹次次象醉倒在妳的夢裏,壹次次又象站起,在吸納妳美麗的芳香。其實樹枝是空的,小路是瘦的,就連枝頭上停留的時間都是空的,就象妳美麗的水分和顏色在那裏穿行,我就象在空中聽到鳥鳴的鳴叫,以及還有桃花的清香,我象被灌在妳十六歲的天空上,愛妳的眼眸在裊裊的升起,在我的心中飄蕩。

其實愛需要縫合,就象火車在大地的傷口上行駛,在出站和停站的同時,妳就會發現,那些堅硬的線條有著美麗河流的彎度,就象和藍天的弧線壹樣的美,妳這時就感覺到美的同時,也美了自己。

我多麽想在夜晚能看到那麽多的高樓大廈,我就不在去想別的了。即使心裏有些小小的蠢動,我也能克制得了。因為妳的藥業公司就聳立在我的面前,我隨時都可以進去,在需要妳的幫助時我就毫不客氣,因為我是為妳而病的壹個初戀的情人。

下雨天氣寄託著惆悵!但是我喜歡聽雨


一個人喜愛一種事物,總不能不雜點兒功利的成分。譬如北方人之喜雨,南方人之愛雪,都不免有“物以稀為貴”之嫌。對於雪,身在南方的我又何能免俗,豔羨或驚歎自不必說;可怪的是,對於雨竟也每每情不能自已。這或許和我讀雨的方式有關。我喜歡聽雨而不是看雨。看,往往只見雨之形而不見雨之神;而聽,則眼前沒有了白亮亮的雨,沒有了迷茫的雨的天空,只有大自然的平平仄仄,和著你心靈的專才教育律動。

距離,讓雨更具穿透力;

距離,讓雨深入你情感的中樞。

淅淅瀝瀝的雨,滴落在屋瓦上,滴落在窗玻璃上,滴落在門外的青石板上……

小小的雨滴,在滴穿石頭的同時,也滴穿了漫長的歲月。

小小的雨滴,滴答於人生的四季,叫你歡喜伴你憂。

久成詩料的雨聲,可以洗耳,可以清心;聽雨,便是心靈的修煉,人生的頓悟。

「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是雨美,還是花美?「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是雨冷,還是心冷?「聽雨寒更徹,開門落葉深」,聽了一夜的雨,竟然是落葉聲,這是多麼美妙的誤會!這妙事妙語又是出自怎樣的華洋坊妙人妙心!「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秋雨呵,你無情的外表下麵,迸跳著一顆多麼熾熱的心,你賦予了枯荷永不枯萎的美!為了跟秋雨合奏出這一曲最淒美的音樂,枯荷呵,縱然因此變得更枯更殘,也無怨無悔!

我愛聽杏花雨的芬芳絮語,

我愛聽暴風雨的激情朗誦。

聽雨,如同傾聽我自己,

如同傾聽血的reenex 好唔好呼嘯,心的抽芽。

有雨燃燒,生命不會黯淡;

有雨敲打,心靈不會寂寥。

カレンダー

06 2020/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